2018年5月

原标题:首批澳大利亚难民将赴美 特朗普曾批评有关难民交换协议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路透社9月24日报道,一名难民权利提倡人士表示,首批来自澳大利亚离岸拘留中心的难民在24日已经离开拘留中心将赴美国。这是去年美澳首脑签署的一项难民交换协议内容的一部分。

来自澳大利亚难民权益组织“难民行动联盟”的伊安•林拓尔表示,有22名难民在24日晚间已经离开莫尔斯比港。“他们很高兴即将要离开,而且他们表示,以后再也不想听到澳大利亚这个名字。”

另据美国“大全新闻网”9月20日报道,同意接收难民是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时签署的协议。有一千多名难民希望在美国安置下来,此前他们已经通过了美国官员的严格审查。澳大利亚移民和边境保护部部长彼得•达顿20日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一过程还在推进当中。未来几天,申请安置在美国的难民们将陆续受到美国难民招收计划负责机构的申请结果通知单。其他个人申请的处理仍在继续,美国当局将适时作出进一步的决定。

达顿20日的声明还表示:“美国愿意协助我们重新安置难民显示了澳大利亚与美国紧密的伙伴关系,我要感谢美国乐意合作。毕竟,我们在一系列全球难民和人道主义问题上有着长期合作的历史。”

据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宣誓就职八天后,曾与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进行电话交谈,并在此期间对美难民交换协议展开了批评。该协议规定美国接受澳大利亚难民,而澳大利亚则接受关押在哥斯达黎加的中美洲难民。

根据一份被泄露的通话记录,特朗普当时在电话中曾表示:“这无异于杀了我。我是世界上最不想让人进入本国的人,现在我不得不同意接受2000个难民。我同意接受他们,但同时我会审核他们,不过这件事会使我处于一个坏的处境。它让我看起来十分糟糕,我才上任一周。”(实习编译:王凤 审稿:谭利娅)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只监管不投入,治理“黑幼儿园”和“黑校车”陷入困境

艾萍娇

从6月28日至7月13日,短短半个月时间,河北省连发4起幼儿园校车遗落幼儿致死事故。根据报道,在近半年时间内,我国因为校车造成幼儿死亡的案件超过13起,直接造成30多名幼儿死亡。

对于幼儿遗落校车致死事故,不仅要追究涉事幼儿园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还应该追究地方教育部门监管不力的责任。地方政府部门不能只是在事故发生之后就下发个紧急通知,把通知变为应对舆论质疑、推卸责任的行为艺术,而要对自己是否尽到监管责任和投入责任进行反思。

幼儿遗落校车致死,直接责任人是司机、跟班老师和使用不合格校车的学校负责人,司法机关也都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对这些人员实行刑拘。但是,追责不能仅止于此。因校车问题导致幼儿死亡事件频频发生,地方政府部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故发生后,有的地方教育部门马上发布公告称,涉事幼儿园没有合法资质,是黑幼儿园,使用的校车也不合格。河北发生事故的4家幼儿园,就有两家为“非法幼儿园”。可问题是,如果幼儿园没有合法资质,为何却一直办园?如果这些幼儿园一直使用不合格校车接送孩子,为何监管部门不及时进行监管?

这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是,由于学前教育资源不足,我国不少省市,尤其是农村地区,有很大比例的幼儿园并不具备合格的办园资质,但是教育部门只管认定幼儿园是否合格,却不对不合格幼儿园采取进一步行动。因为如果要关停、取缔不合格幼儿园,必须解决在园幼儿的分流问题,可是当地却没有合格的幼儿园来接受分流的孩子;或者即便取缔这些不合格幼儿园,可由于幼儿入园难,一段时间之后,不合格幼儿园又死灰复燃。

因此,对于这些不合格幼儿园,有关部门长期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在认定不合格之后,既不取缔,又不想办法扶持,将其办为合格幼儿园。对于不合格幼儿园的处理,无非两种选择,一种是对于条件极为简陋,很难通过扶持变为合格幼儿园的“黑幼儿园”,进行关停;一种是对于具有一定条件的不合格幼儿园,通过政府给予扶持,将其变为合格幼儿园。这两种选择都需要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建设普惠幼儿园,增加学前教育学位供给。

当幼儿园都不具有合法资质时,如何要求幼儿园规范办园,保障幼儿有健康、安全成长的环境呢?校车问题也是如此。我国在制订《校车安全管理条例》时,是把幼儿园校车排除在校车之外的,只是对于确实需要使用校车接送孩子的幼儿园校车,参照《条例》进行管理。出发点是不错的,因为强调幼儿实行就近入园,因此,如果做到就近入园,也就不需要校车了,可是,有多少地方做到幼儿就近入园了?

现实是,乡村地区很多孩子都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去上幼儿园,而校车就由幼儿园自己解决。地方政府部门对幼儿园校车只负责监管,这和监管不合格幼儿园,出现一样的困境:政府部门根据《条例》,给合格校车颁发许可证,坚决不让不合格校车上路,可是,当幼儿园不能提供安全校车,而幼儿每天上学的路又很遥远时,这该怎么办?大家所见的是,在《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实施5年多之后,农村地区幼儿园还有很多不合格校车。

解决校车安全问题,应该由政府部门主导建设校车运营体系,而不是只负责监管,由学校自己运营。由学校自己运营,一方面学校将分散办学精力,做自己并不擅长的事,包括聘驾驶员,要教师跟车。另一方面学校的办学条件有差异,不少民办学校(幼儿园)可能就没钱购买校车。由政府出资购买校车,由当地公交公司负责运营或者专门组成校车队运营,这是治理校车安全问题的长久之计。按照教育管办评分离的要求,政府部门在推进教育发展和学校办学中,主要职责有二,一是依法保障教育投入,二是依法监管学校依法办学,这两者缺一不可。离开依法保障教育投入,依法监管学校依法办学无从谈起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马达加斯加鼠疫蔓延 已致57人丧生

近两个月来,印度洋岛国马达加斯加暴发鼠疫,截至13号,马达加斯加全境共报告各型鼠疫561例,共导致57人丧生。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13日表示,马达加斯加几乎每年都会出现鼠疫,但今年的疫情多发于首都塔那那利佛等人口聚居区,而且七成患者感染的是致死率较高的肺鼠疫。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截至今早(13日) 这一地区已报告561例感染病例,死亡57人。正如之前一名(红十字会)发言人所说,患者中超过三分之二是肺炎型鼠疫,我们数出来的结果是70%的患者,因此这次疫情是非常危险的。

为遏制疫情蔓延,马达加斯加政府采取了大学停课、禁止公众集会、暂停探监等措施。世卫组织也积极协助防控疫情,包括向马达加斯加派发120万剂抗生素以及提供150万美元的紧急资金。13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在马达加斯加成立一家专门治疗这种疾病的中心。

塞舌尔发现两例疑似病例 全国学校停课

另一方面,邻国塞舌尔13日宣布,国内已发现两个鼠疫疑似病例。作为预防性措施,全国各学校开始停课。

中国使馆提醒在马中国公民注意加强防范

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近日发布公告,提醒在马和拟赴马的中国公民注意加强防范,保持居住环境清洁卫生,避免被跳蚤叮咬,避免前往人群大量聚集或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场所,避免接触疑似患者、死鼠和病人遗体。如出现发热、发烧等不适症状,应及时询医就诊。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谁应对校园“港独”泛滥负责 大学管理层是不作为还是有意包庇?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九月开学之际,香港多所大学再度出现“港独”沉渣泛起的迹象。先是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出现大规模的“港独”标贴,其后城大、理大、教大等大学校园的所谓“民主墙”上,不断出现“港独”标语。“港独”及幕后的政治势力意图利用开学之际进一步煽惑年轻人、吸纳“新血”,发起新一波政治对抗运动,这引起了香港各界的警惕和猛批。

香港《东方日报》7日撰文认为,“港独”歪风之所以在大学校园遍地开花,是“占中”这场破坏法治、撕裂社会、鼓吹“港独”的闹剧所致,而“占中”搞手如戴耀廷之流直至现在仍借教职之便在校园荼毒学生,终致“港独”思潮一发不可收拾。

“港独”在大学校园泛滥,香港多所大学管理层被指责并没尽到应有的管理义务和责任。对于校园内“港独”横幅和标语泛滥,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在回应时声称,大学是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在不犯法、不阻碍其他人正常学习的环境下,校方都不会有很大反应,希望同学用和平、理性方法表达自己意见”。中大发言人也称,中大尊重言论自由,但不赞成“港独”,并称校方已与学生会商讨,期望双方能妥善处理事件。其他大学虽然在舆论的压力下除去“港独”标语,表面上也称“港独”违反《基本法》,但对这些“港独”行为很少发表谴责、批判的言论。浸大发言人称,“校园的民主墙由学生会管理,设有既定的张贴规则”。港大和仁大则一直不予回应。

有香港媒体质问,这些大学的管理层如此任由“港独”言论在校园内泛滥,这是不作为还是有意包庇?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创会会长陈曼琪称,倘大学不拆除相关违法标语,有可能被视为参与宣传推动“港独”,涉嫌《刑事罪行条例》第9条及第10条的煽动罪。

《香港商报》7日称,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发起“促港大校委会辞退戴耀廷”网上联署6日结束,共收集了逾8万个签名。何君尧表示,戴耀廷的言论“违背了法律基本理念,涉嫌教唆他人藐视法庭”,促请港大校委会认真接受民意,阻止他继续利用大学教师身份扭曲法治,鼓动学生冲击社会秩序。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张定淮7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港中大校方明确表示这种行为违反《基本法》,但对于违反《基本法》的行动是否能采取强制措施还存在问题,因为《基本法》有些内容没有转换成香港当地的法律,从这个角度说,这更加说明了23条立法的重要性。张定淮认为,一些年轻人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闹事,言论自由的边界到底在哪儿?有没有法律对他们的言行有一种威慑力?这是香港司法界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是,最重要的是让香港形成一种社会气氛,如果“港独”这样的话能让香港社会的很多人都感觉很烦,说这些话、做这些事的人就会有所忌惮。但现在这种氛围还没有形成,还需要加强。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天下会|菲律宾民众渐亲华、犹恋美,中菲双赢关系该如何进阶

自去年6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台以来,中菲关系改善迅速,美菲关系似乎一落千丈。事实是否如此?中菲美三国之间的战略关系,如今是个什么状况和态势?是中菲在“双赢”,美菲关系美国在“输”,还是不能以“输赢”论断?

近日,以民意调查著称的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了今年2-3月在菲律宾进行的一项议题广泛的问卷调查的结果,囊括了菲律宾内政外交的方方面面,其中不乏涉及中菲美三边关系。

2014年以后,菲对华好感率开始止跌回升。视觉中国 资料

菲民众对华政策认知的大逆转

最有意思的发现是,菲律宾民众对中美认知的差距正在缩小。

菲律宾是亲美的国家,这一事实是无可置疑的。2015年,奥巴马任美国总统时,高达92%的菲民众对美国有好感。两年后,特朗普上台,菲对美好感率下降,但仍维持在78%的高点。因为特朗普上台而对美好感率下降,这是世界大部分国家的普遍趋势,菲律宾并非特例。但是,78%的好感率仍轻易地使菲律宾维持着亲美国家的地位。

这从很大程度上说明,即便菲律宾官方的对美政策发生巨变,菲民众亲美的态度并不必然随着官方政策的变化而变化。菲社会亲美的倾向有着强大的历史、文化和战略根源。如果说,从整体来讲,菲律宾对美国这个前殖民主义宗主国是“爱恨交加”,那么“爱”似乎总是要高于“恨”。

与此同时,菲律宾对华好感并没有明显上升。2015年,菲民众对华好感率是54%;2017年是55%,基本没有变化。更长时段的菲对华好感率的演变趋势很有意思,其背后的驱使因素值得研究。从2002的63%到2014年的38%,菲对华好感率一直都在下降之中;其中2013到2014年下降最快,从48%降到了38%。2014年以后,菲对华好感率开始止跌回升,从2014年的38%上升到2015年的54%再上升到2017年的55%。目前菲民众对华好感率还没有回升到2002年的63%的高度。

相对于对华好感率,变化较大的是在对中美经济实力的认知上。2015年,66%的菲民众认为美国是世界头号经济大国,当时只有14%的人认为中国是头号经济强国。两年后,认为美国是头号经济大国的民众已经下降到49%,而认为中国是头号经济大国的则上升到了25%。

最重要的变化则在菲民众对华政策的认知上。菲律宾对华政策的重点,应该是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争端,还是发展互惠互利的经济关系?这无疑是菲外交的一个核心问题。2015年,认为重点应是经济合作的菲民众的比重(43%)与认为重点应是领土争端的菲民众的比重基本持平(41%)。但是,到了2017看,这一比率有了巨大变化。现在,67%的菲民众认为菲律宾应该把对华政策重点放在经济合作上,而只有28%的人认为重点应是领土争端。

中菲关系“双赢”如何影响菲民众

怎么解释这种对中国来讲极为正面的变化?

任何民意必然受到当下局势的影响。2015年的中菲关系还经受着前几年南海动荡的考验,菲民众当然对领土争端极为关心。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随着杜特尔特总统采取对华友好合作的新政策,中菲南海争端降温,菲律宾因此认为此类争端不应是对华政策的重心,新的重点应是开展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这说明,中国在杜特尔特上台后采取的对菲政策是成功的。杜特尔特虽然无法改变菲社会整体的亲美倾向,但却能对菲短期的外交重点和民意认知施加决定性影响。

与此相关,虽然也有部分菲律宾民众认为中国是菲律宾的威胁,但这已经不是迫切的问题。菲民众认为菲律宾面对的头号威胁是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为代表的恐怖主义(70%),其次是全球变暖(65%)和网络袭击(64%)。这说明中国完全可以在反恐以及其他与菲安全密切相关的领域与菲律宾寻找共同利益。一旦在保障这些共同利益领域上的合作取得成果,菲民众对中国的观感还会进一步发生正向的变化。

从以上调查结果来看,中菲关系自杜特尔特上台之后,确实在朝着“双赢”的方向发展,但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在“输”呢?

如何打好中菲关系发展的社会基础

去年10月访华,杜特尔特宣布要“脱离”菲美军事同盟,让美国人惊出一声冷汗。但在将近90%的民众亲美的情况下“脱美”绝非易事,杜特尔特也不得不对包括菲军队在内的亲美势力作出妥协,“脱美”一说终究是“雷声大雨点小”。最近,由于美军帮助菲政府在南部反恐,美菲关系反而有所走近,杜特尔特也不得不感谢美国了。

杜特尔特大概是冷战后菲律宾最“厌美”、“恶美”的总统了。即便如此,根据皮尤的调查,在他执政8个月后,仍有高达75%的菲民众认为美菲同盟是件好事。即便是在少数对美并无好感的菲民众中,也有高达63%的人认为给美国提供军事基地对菲律宾来讲事件好事。而且,不少菲民众对美国为其提供安全保护的承诺很有信心,这种“美国会在关键时候保护我们”的信念,应该是菲社会亲美者众多的一个重要根源。

皮尤的这次调查,虽然并不必然可靠,但也可使中国增强对当前中菲关系良性发展态势的信心。继续保持这种态势,落实中菲关系的双赢,无疑应是未来中国政策的方向。杜特尔特是去年以来中菲关系突破性改善的关键因素,但他只有六年的任期。如何在他剩下的四年任期内打好下一阶段中菲关系发展的根基,特别是中菲关系长期发展的社会基础,是一个牵涉到中国的东南亚和南海政策的颇具战略性的问题。

(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